上海心玮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心玮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动态

逐梦药谷 | 心玮医疗王国辉:做心脑健康的守护者

2019-04-09 09:22:05 上海心玮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阅读

天刚蒙蒙亮,王国辉已经在小区楼下跑完了步,准备投入到新一天的工作中去,这是他从2014年开始创业以后就养成的习惯,“一年会跑几个半马,压力大了,通过这种方式去挑战一下。”王国辉扎根张江15年,创办过三家公司,目前担任心玮医疗的董事长,对他来说,创业的内核是痛苦,是焦虑,更是成就感。

一  、连番创业,坚守本心

王国辉出生于河南,在大连海事学院机械与海洋专业读完本科后,考上了上海大学高分子材料相关专业的研究生。2004年,研究生毕业的他进入了位于张江的微创医疗工作。当时国内的医疗器械发展很快,但和国外比起来仍有滞后,也缺少相应的标准来进行规范。

彼时的微创医疗作为国内相对领先的医疗器械企业,决定领头制定标准规范行业,于是王国辉代表微创参加了国家的外科植入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主导修订了数十个行业标准,这对当时的行业现状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我在微创成长的很快,但还是想去创业,做一个自己的事情。”回忆起在微创的八年,王国辉表示,那是微创发展最快的八年,自己从中获得了很大的成长,但一腔创业的热血始终在沸腾。2012年,王国辉离开微创,成立了国内第一家生产肾动脉消融治疗顽固性高血压产品的企业——安通医疗。

通过创办安通医疗,王国辉在微创积累的专业知识得到了发挥,管理与运营能力也得到了历练,在这过程中,安通医疗飞速发展,一年内即拿到了亚洲产品中首个欧洲上市许可,随后与亚洲最大的医疗器械公司泰茂进行了战略合作,开始在国内进行临床试验。这之后,王国辉创立了同样聚焦于冠脉领域的百心安生物,这家致力于可吸收冠脉药物洗脱支架的公司,如今已经发展成为国内可降解支架中的第三名,产品也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临床阶段。

随着安通医疗与百心安生物的发展逐渐走上轨道,王国辉感到公司的事务不再需要自己耗费那么多精力,作为一个创业者,不安分的心始终在激荡。2016年初,一次偶尔的神经介入论坛让他发现国产市场上的神经介入产品几乎是进口垄断,价格昂贵并且供给不足,很多疾病无专用的介入产品。

相比于冠脉介入领域涌现了微创医疗、乐普医疗等多个上市公司, 神经介入领域国内还没有大公司,产品线也非常单一。“我个人觉得既然冠脉介入国产可以做到的事情,神经介入领域应该也可以做,我们这些血管领域的人应该为国产做些事情。“怀抱着这样的初衷,2016年,王国辉创立了心玮医疗,专注做心脑共治解决脑卒中的产品,目标是做到世界首个涵盖预防加治疗整体解决方案的公司。

二、心脑同治

《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6》中指出,中国现在有脑卒中患者1300万人,每年有250万人新发卒中,190万人死于卒中,脑卒中是我国国民死亡原因第一位的疾病。

“很多病人脑梗的病因其实是心脏,有时候好不容易花了很多钱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血管开通了,却没有从病根上防治,半年后又脑梗了。”王国辉告诉记者,脑卒中的来源百分之三十是因为心脏,百分之三十因为血管动脉硬化,所以既要治疗也要往源头去考虑,打通神经科和心脏科的科室融合。心脑共治是国家提倡,也契合心玮医疗“心脑健康,创心守玮”的宗旨:通过创新的产品和用心的态度开发出高质量产品守玮脑卒中患者。

“脑卒中患者群体太庞大了,有非常多需要救助的人群,也有非常多的产品等待开发。”怀揣着这样做出最全产品线的愿望,心玮医疗团队始终冲在一线。王国辉表示,在医疗器械领域中周期最长投入最大的是临床试验。为了使一个产品尽早进入临床,常常需要一个月内拜访全国范围内五十到六十家医院,与CRO公司、医院各方坐下来讨论,让机构理解临床的风险及对病人的获益,得到他们的支持,才能顺利进入临床,这其中可能出现大量的问题需要协调与沟通,常常急到睡不着。

微信图片_20190409091014.jpg

三、创业是如履薄冰

王国辉说,创业本身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确定性:“做高管的时候在一家成熟的公司工作,做到八九十分还是比较容易,因为你本身是专业的。但创业不一样,什么都没有一个具体规则,要不断的学习,不断的试错。”自从创办心玮以来,他感觉自己又变成了一个天天要学习的工程师,很多产品不学习就没办法做开发决策。

同时创业公司总是面临资源短缺的问题,他必须要和团队不断的学习、讨论、分析,以制定出适合企业的发展路径。王国辉表示,随着产品越多,团队越大,非预期的事情也会越来越多。他每天早上六点醒来,把这一天必须要做的事情列出来,关心临床试验是否有进展,应对各种创业中遇到的问题。
微信图片_20180622103436.jpg



工作中的王国辉大部分时间都在出差,项目碰到困难晚上他也会失眠,好不容易入睡醒来又会想更多的事。压力大的时候他会早起去跑步,在晨曦中享受肆意流汗的四十分钟后,接下来一天的精神或许会更好。他也常常觉得没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家人,创业这件事对他来说有痛苦、有焦虑,但更多的是成就感:“当看到团队研发的产品用到病人身上,救了一个又一个病人,就会感到所有承受的压力和付出都是值得的。”